Crazyuan

嘘,这里没有其他人……可以记录自己想说的一切

痛经要死了,回家看看能不能喝中药调调

女生也太惨了,一个月跟历次劫一样

看淮上的提灯看刺刀,看到韩越查楚慈吃的药是盐酸帕罗西汀,大脑空白了一下,想起来这药是治抑郁症的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认识了这些药物名字

大概久病成医

我想吃虾饺!!!!还有烧腊!!!!!
饿死了

又有一颗智齿长出来了,牙疼,回头去拔了
还有两个已经有牙根了,就是没长出来🙄

妈的,学校提前报到
我从未掩饰过对这个学校的烦躁和抵触,大夫也劝我试着去接受,特定环境下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心情和情绪波动,在我厌恶一个地方的前提下让我待在那里,整个人都是低落和烦躁的,没办法自己稳定情绪。所以这时候药物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,总觉得安眠药又该换了,可能又产生抗药性了
上学期挂了门专业课,开学还得补考,辅导员也换了不知道人怎么样。反正上个辅导员对我已经很照顾了。但是有一点我讨厌说话就很强势的人,会先入为主有一个印象,比如现在这位辅导员,她在群里的发言,好吧我只是烦她说话的态度。其他等见过她再下定论
我真的好烦集体生活啊(惆怅
自己算是一个人安静了一暑假,也不知道室友和她男朋友分手没,不然又得打电话到半夜十二点
没事,我音箱也买好了,咱们对着比声音大,无所畏惧
希望我能情绪平稳的,熬过开学期
然后回头就边上学边请假,上个学而已,我不想因为我烦它搞得病又复发把自己搭进去,它不配
最近好像焦虑又严重了,回头还得看医生,家人建议看中医,但是我还是选西药,因为西药效果立竿见影
对了,今天把脚扭着了
每年例行一瘸

关了灯玩平板,没一会儿一只大扑棱蛾直接飞到屏幕上,吓我一跳然后直接拍死了
就是这么刚

说实话我到现在才发现,有些人和我的关系并没有我想的那样好,高估了太多,也不值得我掏心掏肺的对她们,反正我活了这么多年,从没见过这么自我的人。我承认自己脾气差,但是一言不合就和朋友甩脸子这事,我做不出来。
六天真是煎熬般的经历,该做的我都做了,我自己问心无愧,她爱怎么说怎么说,怪不得她被人放鸽子,这种旅行再来一次,我也不和她去。
有什么说什么会死吗?有问题好好说出来商量不行吗?自我性格回家关门对着父母爱怎么发脾气怎么发脾气,我这几天真是性格佛到一种境界不和她吵,要不然我能直接拎箱子回家。
知道是什么人了,以后就该拉开距离了,让一次不代表让永远。最好别有什么话传到我这,不然别怪我。

真实后悔了,我大概错了

最近大概是又复发了,感谢我妈,一件事把我打回这个状态。
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可以解决,就非要告诉我,非要我变得神经质了才去解决,图什么?明知道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是拒绝和不同意,还非要来问我。
说句大逆不道的话,我和我妈这样的人做母女,是她的悲哀也是我的悲哀。她胸怀天下恨不得对所有的人生负责,但我不是,我自私,我是个小人,现在更是这样,但我只能做到自己远离所有讨厌的人和事,我求求她们也不要再接近我好不好?
如果未来我的结局真的是选择自杀,那么只能说这个结果,是我妈和她们逼的,我妈做出的一个个选择导致事情的走向,导致我迫不得已选择离开而解脱这一切。她养我这么久因为她的家人使我离开,我辛苦活了这么多年经历了生不如死的抑郁症,因为她的选择而自杀。只能说这都是命。
这几天唯一开心的事是找到了有时间飞行和地星撞海星的唱歌房,明天再去一趟。

何德何能今夏能遇到他们
镇魂带给我的快乐情绪是我很久没有出现过的,那样真心实意的在喜欢和关注
感谢2018年的夏天让我遇到镇魂,遇到朱一龙白宇,遇到微博一群一起刷镇魂的小伙伴